終於!刑法修正懲罰公務員喝花酒賄賂之沒收方法

有鑑於我國公務員收受賄絡嚴重,且就刑法規定不盡周詳,導致就賄賂行為之無形犯罪所得無法沒收之奇怪現象,顯然無法達成刑法預防犯罪的效果,法官們眼看已重判犯法的官員、卻苦無法條依據給予實質上懲罰,早已法界學者所詬病,終於立法院於107年5月10日,三讀通過刑法瀆職罪章節部分條文修正,對於立法院這大刀闊斧動作,直叫人大快人心,一同來看看我國刑法就「瀆職罪」、「妨礙投票罪」以及「沒收」等章節間的愛恨情仇~

本次修法條文有三條:(1)第121條不違背職務收賄罪、(2) 第122條違背職務收賄罪、以及(3) 第143條投票收賄罪。

主要修法有兩大方向:

修法方向一:從「只能沒收錢,如果是以喝花酒方式賄賂,就拿你沒輒了」修改成「不只可以沒收錢,如果是以喝花酒方式賄賂,還是叫你吐出來」

先來看看現行條文:

第 121 條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第 122 條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

因而為違背職務之行為者,處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一萬元以下罰金。

對於公務員或仲裁人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但自首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得減輕其刑。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第 143 條

有投票權之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許以不行使其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可見,現行條文都只規定就「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而就實務上對於「所收受之賄賂」定義,都只限於「得以金錢計價之有體財物」,導致一個奇怪的現象:

「如果是以現金作為賄賂,會被處以沒收刑責;但如果是以請你喝花酒方式作為賄賂,就不會被處以沒收刑責」,根本就是在刑法法條裡面告訴大家:

就都帶出去喝掉就好了啊!!!

例如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643號 刑事判決中,就「行為人等共同以招待旅遊飲宴之方式行賄其他鄉民代表,以支持特定候選人順利當選鄉民代表會之行為」,認定不算是「得以金錢計價之有體財物」,所以法院並未處以沒收之刑責,夠瞎吧?

好家在,經過多次抨擊現行法制不足、並且有在法學雜誌等刊物中文情並茂地大力鼓吹修法(甚至雙手奉上修法方向供立委們酌参酌參),終於在母親節前夕三讀通過修法。

修法理由:「實務上關於現行刑法第121條不違背職務收賄罪、第122條違背職務收賄罪及第143條投票收賄罪所應沒收之賄賂,指金錢或得以金錢計算之財物,不包括得以金錢計算或具經濟價值之不正利益,其範圍過於狹隘,導致收受相關不正利益之公務員仍就可以享有犯罪所得。為符合新修沒收規定之意旨,因此將原本規範在上述條文之沒收規定刪除,回歸適用刑法沒收專章規定」。

所謂「回歸適用刑法沒收專章規定」,在這個處境時,就是指可以使用第38條之1條第3項「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來沒收喝花酒的費用,至於已經喝進肚子裡的酒要如何計算價額來追徵呢?那就是法官估算認定(第38條之1第1項)的問題啦。

雖然立委們對於修正法律此行為,確實值得給予嘉獎,但是在修法理由第一句,開頭就說「實務上…」也太會推卸責任了吧XD此法漏洞又不是一天兩天才發生的,再說經過105年間刑法沒收章節大幅更動、甚至106年還有再微調等等,那個時候就很可以一起拿出來討論了好ㄇ~

修法方向二:從「以前大家都很窮的時代,只罰你千把塊已經很傷了」修改成「罰千把塊是在罰個屁啊,要罰不叫你吐出個幾百萬怎麼合理」

從上面條文「五千元以下罰金」「七千元以下罰金」等等…民國24年刑法公布時的幣值,甚至也不是新台幣,可見那時的罰金刑非常地不符時宜,就順便修一修囉。

您可能會有興趣

留點回應

關於本站

社群氣象台分析與觀察社群上的風暴,預測並且報導社群上的氣象資訊,希望藉由社群大數據的分析,讓企業與個人即時了解社群走向。 本網站以網路時事研究為主,舉凡選舉、生活、鄉民熱議話題、產業資訊、教育、 政策等話題無一不說。歡迎各方相關人士踴躍參與討論。

Copyright © 2016 社群氣象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