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果凍筆」的現代勸世文啟示錄

近日在親子天下論壇一位教師投書分享「小學生不應該帶一支200元的果凍筆上學」一文,竟引發網友熱烈討論,多數網友抨擊這位老師「不說明為何一支筆值200元,一味禁止」的做法「不合時代潮流」,更有人認為「禁止」的意義與「髮禁」相當,是過去威權時代才有的作為,個人認為這不但是威權,而是「反智」的表現。

許多網友覺得這位老師應該教導學生美學與工藝的商業價值,並指出這是導致國人美學低落的教育方式,本文就不再著墨此觀點,而是反思該師所信奉的價值觀落實在教育現場是如何?多數台灣都經歷過髮禁、服儀檢查,這些規範又讓我們變成怎樣的大人呢?

多數台灣人一樣都走過崇尚「樸素」、「最低生活需求」、「不崇尚外貌」的校園生活,這些規範與公民與道德和國文課本教導的「吃苦」價值觀不謀而合,引述那位老師對果凍筆的評價:

…除非是著作等身的人,才可能長期握筆導致指骨變形,對於國小學生來說,寫作業壓迫到手指,應該是可以忍受的,應該是人生必經的小小疼痛吧…

如果經濟能力可以負擔一支稍貴的筆,又可以減緩寫字的不適,那為什麼要忍耐?這邏輯好比小時候師長們會說不要在頭髮上「作怪」、只穿黑鞋或白鞋到校是「為你好」,因為花太多心思在外表上會妨礙讀書學習,當然多數人還是會改制服,這些私下偷偷來的行為都妨礙學校灌輸學生單一價值觀,所以大家的外表都要一樣樸素,甚至要連制服換季也要全校一致,不考慮台灣天氣多變,每個人對溫度變化的容忍性不一,當一個人連自由選擇穿長袖或短袖的自由都沒有,還講什麼思辨?

那些在媒體上大談如何教小孩獨立思考的文章,似乎與我們經歷的國民教育相左。筆者的國中導師很重視服裝儀容規範,我曾經對此提出疑問,導師表示「國中生應該把心思放在課業上,過度注重外表會影響課業」,我當時的成績是全班第一,於是反問導師「究竟留長髮與課業有何關係?」他則改口說「學生要有學生的樣子」,學生們往往難以信服這些服裝儀容規範的理由,遵守規範的原因只因為那是規範,質疑或切身挑戰服儀規範的人則會受到懲罰,而那些聽話的乖學生也不見得信服師長對規範的解釋,只是更簡化地服從。

學生在這樣綿密的身體規訓教育體制中長大後,自然不敢組工會、質疑不合理的勞動條件,時不時還要被老一輩的人教訓說現在年輕人只愛小確幸;或許正因為現實環境的種種規範和「勸世言」太值得懷疑,年輕人透過各種方式質疑或衝撞社會,使得資方或政治人物更勤於發表勸世言論,如「找工作不要太挑」、「不要計較工資」、「薪水不是最重要的,興趣才是」等等,這些說法在切身感受低薪與高房價的年輕一代耳裡更是荒謬突兀,但因為推翻整個體制不像國中時違反髮禁規定一樣容易,即便不信服各種勸世言論也只能接受,這溫柔的壓迫讓這島上的人習於活在反智中。

您可能會有興趣

留點回應

關於本站

社群氣象台分析與觀察社群上的風暴,預測並且報導社群上的氣象資訊,希望藉由社群大數據的分析,讓企業與個人即時了解社群走向。 本網站以網路時事研究為主,舉凡選舉、生活、鄉民熱議話題、產業資訊、教育、 政策等話題無一不說。歡迎各方相關人士踴躍參與討論。

Copyright © 2016 社群氣象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