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論文造假醜聞事件落幕,接下來呢?

從去年2016年11月爆發的台大論文醜聞,直至上個月2017年4月,歷經近半年才在台大、科技部、教育部公布調查結果後,台大校長楊泮池才在台大網站公佈了說明。

楊泮池對於2006年論文後續勘誤事件的說明

說明文中,楊泮池校長最後以自願不續任台大校長為這個論文造假醜聞畫上一個句點。加上其他涉案其中的相關人士都接受了輕重不一的懲處,整個事件雖然在輿論中並沒有完全平息,但是對於相關單位來說,整件事情算告了一個段落。

在各大輿論中,主要有兩件事情最常被提及,第一個是學閥坐擁學術資源導致學術界近親繁衍,第二個是探討台大醫院醫生升等制度導致論文產出風氣扭曲。

由於楊泮池校長同時兼任生技醫藥國家型科技計畫總主持人,手握國家預算的權杖,因此這次除了多篇論文的共同作者掛有楊泮池校長的名字外,多位與論文造假醜聞有關的人士皆與楊泮池校長十分親近,甚至台大毒理所郭明良教授可以算是楊泮池校長一路提拔至今日地位。且經過統計,1993-2017年之間,台大醫學院的研究案中,楊泮池校長團隊的研究經費總額與研究案件數量都是第二高團隊的四倍左右,在與台大醫學院教授的平均經費總額比較之下,高了有二十倍左右,學閥的名聲得來並不讓人意外。近親繁衍下的團隊與高額的研究經費下的產出也並沒有成正比,花了巨額的經費,但是在新藥的研發的成果上卻乏善可陳,產業界也對於學界的產出絲毫不感興趣。而找出造成腫瘤轉移的關鍵標靶─血管生長因子受體(VEGFR-3),並找出能抑制該受體的化合物,可望造出抑制癌症腫瘤生長轉移的新型標靶藥這個指標性研究卻被披露是醜聞的主要論文之一,產業界對於台灣醫藥研究領域的產出又浮出另一層陰影。

學閥的現象究竟是對產學跨界合作有幫助還是弊多於利呢?可以由大家去思忖。

而第二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台大醫院醫生升等制度相當程度影響了論文產出的風氣,由於台大醫院的醫生升等必須要兼顧診療、教學與臨床研究,這是從台大醫界大老陳定信博士接掌大權後的演變結果,因為陳定信博士是個可以兼顧三邊的科學家醫師,而醜聞的主角之一楊泮池校長也一樣能兼顧三邊平衡的科學家醫師,因此體制要求兼顧三邊的風氣也因運而生。但是大多醫師對於三者的熱誠不一,但因為制度的關係,想要升等都必須屏棄個人喜好,三者兼顧,而研究結果在升等中因為評等分數容易被拉開的特性下,變成升等的最大關鍵。而臨床醫師依靠擁有研究是老師的「靠行」風氣就這樣興盛了起來。為了升等、為了未來,被犧牲的就是研究論文產出的品質了,在升等年資的限制之下,鋌而走險偽造實驗結果似乎也成了一些醫師的必然選擇。

升等的象牙塔規則,究竟是讓台大醫院維持學界最菁英的風氣呢?還是阻礙自由發展的風氣呢?亦或是讓整體風氣扭曲的罪魁禍首呢?

您可能會有興趣

留點回應

關於本站

社群氣象台分析與觀察社群上的風暴,預測並且報導社群上的氣象資訊,希望藉由社群大數據的分析,讓企業與個人即時了解社群走向。 本網站以網路時事研究為主,舉凡選舉、生活、鄉民熱議話題、產業資訊、教育、 政策等話題無一不說。歡迎各方相關人士踴躍參與討論。

Copyright © 2016 社群氣象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