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看得懂的「再審」與「非常上訴」-淺談林金貴與徐自強如何自法槌下翻身

林金貴涉及計程車司機槍殺案,被認與監視器拍到兇嫌模糊面貌為同一人,被判無期徒刑定讞遭關押3116天,於冤獄平反協會多年努力以及適逢修法,終於今年4月18日開始再審;徐自強涉及撕票棄屍案,因證人拒絕作證造成本案僵持不下,經過大法官釋字第528號做成認定共犯證詞須經過對質詰問才得做為判處被告有罪依據,終於104年10月13日最高法院最後駁回上訴,判決徐自強無罪確定,上開兩案件均為已三審定讞之案件,分別適用「再審」與「非常上訴」後成功翻身,堪稱為冤獄伸張正義的二大錦囊。

「法律的生命不是邏輯,而是經驗」——-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Holmes,1881

林金貴關押3116

民國96年5月9日,高雄鳳山發生計程車司機遭槍殺案,監視器僅拍到模糊面貌,另外有2名路人於凶嫌下車徒步逃逸時目擊凶嫌臉部,另外路邊監視器有拍到凶嫌逃逸時模糊身影,警方依據上開2名路人描述畫出凶嫌「長髮及肩」畫像、監視器畫面、以及從被害人通聯記錄找到林姓按摩女指認林金貴長得很像凶嫌等語為證據,將林金貴起訴並於法院判無期徒刑定讞。

經過林金貴家人與冤獄平反協會多年努力,兩次提起再審聲請,第一次遭到駁回、第二次則經最高法院兩次發回,終於今年4月18日高等法院高雄分院裁定「開始再審並停止刑罰執行」,林金貴因此重獲自由。

翻身錦囊一:「再審」就是「因為有發現新的事實與證據,重新再次審理」的意思

不論是民事或刑事案件,原則以三級三審判決確定後,就不再有所機會翻盤。但是隨著時代變遷科技發達,證據採集以及分析方法日新月異,想想一個案件短則幾個月長則可達數十年,期間倘若有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縱使案件已判決確定,還是應該要讓證據有浮出檯面機會。所以法律規定,可以於符合法定要件下,利用「再審」機制使案件得以重生。但話又說回來,基於法的安定性,如果每個案件都有再審的可能,無非打亂法院確定判決的效力、容易造成司法紊亂,顯然違背原本伸張正義之美意,所以對於再審的聲請,法院審查都非常嚴格,例如蘇建和案聲請再審成功並獲判無罪,可以說是台灣司法史上極為罕見的例子。

(參考資料:民間司改會執行委員郭怡青-讓案件「起死回生」的再審程序;理律法律事務所賴文萍律師-刑事訴訟法修正第420條條文再審事由)

既然審查再審案件都非常嚴格,那麼本件林金貴得以開始再審的原因為何?

一、適逢修法:

修法重點一:新法放寬了「發現新證據」之時點認定範圍。(舊:新證據必須在判決「確定前」就存在→新法:判決「確定後」才存在,也OK)

修法重點二:證明之程度,只要綜合判斷「合理相信」,會讓受有罪判決之人受較有利判決時,就OK了。

二、發現了很多新證據

新證據一: 案發日之前約二個月拍攝之半身照,經醫師專業意見:二個月期間無法生長至本案監視器錄影翻拍畫面所顯示兇嫌及肩之髮長。

新證據二:矯正署提供之在監照片,審酌相關醫學與法醫學文獻、「刑事鑑識概論」等書籍就毛髮生長速度的內容,照片至案發日期間人類頭髮僅可生長約2.5公分,對照計算照片中頭髮長度比對監視器錄影翻拍畫面所顯示兇嫌及肩之髮長,相差17公分差距極大。

新證據三:中央研究院三維形狀資訊新技術,將林金貴人之照片加以分析比對,認定「為不同人之可能性比較高」。

三、法院心證放寬

最高法院最近一次發回見解:「所謂『新事實』或『新證據』,其證明程度,祇要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結果,合理相信足使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上開較有利判決時,即為已足。至是否確能為較有利之判決,屬裁定開始再審後,按通常審判程序依嚴格證明調查判斷問題。」開啟再審的門檻,只要「合理相信」已經夠了,至於這些新事實、新證據能不能推翻幾位證人指認結果,這是開啟之後的事情。(參考資料:一起讀判決-開啟林金貴再審的三把鑰匙)

綜上,本件關鍵就在於「頭髮的長度」為關鍵性的新證據,又於天時地利人和下,適逢修法放寬,順利讓案件起死回生聲請再審。本件判決中引用甚多科學方法「三維形狀資訊」、「AmpedFIVE 影像鑑識設備」、「2D影像轉成3D模型鑑定方法」等,並有證據採集以及證據能力論證,各位從金田一看到柯南劇場版的偵探迷們,不要覺得台灣的偵探只有公車站牌背面打廣告的猴子,一定要看看這個精彩判決。

↑案冤獄平反協會引用聲請人林金貴名字,讚譽此案為「無期冤案見曙光,司法正義如金貴」(照片來源:台灣冤獄平反協會)

徐自強纏訟21

84年9月1日,徐自強被訴與黃春棋、黃銘泉、陳憶隆等人共謀綁架建商黃春樹,勒索7000萬元。最後黃春樹遭撕票,棄屍汐止山區。84年12月間,犯嫌之一的黃銘泉在泰國被殺害,1年後,徐自強、黃春棋和陳憶隆被判死刑。

本案徐自強因翻案免死,已判死刑確定的黃春棋因此心生不滿,便於審判中拒絕作證,所以院方只得引用於警詢中之陳述(內容對徐自強極為不利)做為審判依據,此為造成本案久久僵持不下的原因。

經過九次更審(最高法院九次要求高等法院再次審理)、五次非常上訴(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認定本案判決有適用法律錯誤),並大法官做成第582號解釋(因為案件引用之法規已經侵犯到憲法保護之人民基本權利,大法官認定該法規違憲),104年10月13日最高法院最後駁回上訴,判決徐自強無罪確定。

錦囊二:「非常上訴」就是「法院適用法令有違誤時,重新再次就法律面為審理」的意思

同再審,案件以三級三審判決後便告以確定,但是畢竟法院是人並不是神,試想就是有那麼萬分之一的機會,在適用法律上確實有錯誤,此時硬要說依法不能糾正,看似又與正義有違,所以法律規定得以就「統一法律之適用」錯誤時,聲請最高法院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須注意非常上訴只會審核其「適用法令」有無違誤,如果是「認定事實錯誤」而請求救濟,應該是要聲請再審、不是非常上訴之範圍哦。(參考資料:最高法院檢察署)

法院就是適用法律的專家,怎麼會有適用錯誤的情形發生?

一、法官適用法律原則:

法官其實也就是每天早餐午餐宵夜的平凡人,何以有權力得以評斷是非對、甚至施予被告刑責之判決?其實法官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須受很多原則拘束(而這些原則是立法院制定的+立法院是人民選出來的),來研究本案之前,先認識兩個法院裁判的原則:

1.每個主張,都必須有證據在背後撐腰。

2.採集證據的過程,必須有法律依據。

回到本案的癥結點,可以發現剛好就圍繞在這兩個原則下(觀察畫線的部分):本案其中一個共犯黃春棋,曾經在警詢時說出「徐自強也參與了綁架撕票案」,這句說詞就是認定徐自強有涉案的證據之一,而經過冗長的偵訊審問過程,本案依據法律,已窮盡採集證據,並未找到其他事證。那麼在檢察官沒有其他直接證據能證明徐自強真的參與此案的情況,法官可不可以在沒有其他證據相佐、只依照黃春棋的說法,就認定徐自強有參與本案呢?甚至依刑法擄人勒贖罪判處呢?(參考資料:鳴人堂)

二、大法官認定法規違憲:

大法官釋字第582號解釋意旨:共犯證詞,必須經過證人與被告面對面談判後,這份證言才能成為判處被告有罪的依據;另外,這也不會是唯一證據,還必須要有其他相關的證據,加以補強。

三、有了大法官釋字第582號認證,最高法院就證據部分之認定,有所改變:

認定證據一:黃春棋先前已經自己承認,之前所述對於徐自強不力證詞,是出「警方刑求」。

認定證據二:黃春棋之前所言不利於徐自強之供述,均非以證人之身分具結後為陳述。

認定證據三:關於徐自強涉案之重要情節部分,前後嚴重歧異之處甚多,且明顯有為減輕自身罪責虛捏推諉於徐自強。

綜上,本件關鍵在於「法律規定證據的採集與認定」,而於本案訴訟過程中,有大法官釋字582號對於法定證據採集方式提出新的見解,那麼前幾次引用舊見解的法院判決,自然有「適用法律錯誤」情況發生,而「非常上訴」就成為本案穿針引線的關鍵,將新的法律見解無縫接軌適用於本案,成功讓案件起死回生。

↑「我相信人,相信人會改變」徐自強冤獄21年後重回社會,導演紀岳君將徐自強的故事拍成紀錄片《徐自強的練習題》,探討司法人員面對「真實」的態度、「無罪推定」精神落實、以及自我檢討時常透過網路資訊及媒體報導所建構的形象,來拼湊事實的心態,認為是大家要一起面對的練習題。(照片來源:公視影音紀錄資料庫)

林金貴案與徐自強案成功翻案,看似都適逢修法或是大法官釋憲(=認定原制定之法律有誤),那麼,是否代表法律本身怪怪的?必須修改法律才能維護正義呢?看來法律也不是那個固定的一把尺,會跟著風向改來改去的,人民要怎麼信服呢?其實,修法本身並非常態,剛好列舉兩個案例引用的法規,都有涉及影響人民基本權利,才會有修法或更改適用法律的動作。話又說回來,法律本身就是生活這裡的人民共同制定並遵守(≒班規),如果這裡的人覺得舊法不堪用了,勢必有修訂的必要,誠如Holmes大法官所述:「法律的生命不是邏輯,而是經驗」。

您可能會有興趣

留點回應

關於本站

社群氣象台分析與觀察社群上的風暴,預測並且報導社群上的氣象資訊,希望藉由社群大數據的分析,讓企業與個人即時了解社群走向。 本網站以網路時事研究為主,舉凡選舉、生活、鄉民熱議話題、產業資訊、教育、 政策等話題無一不說。歡迎各方相關人士踴躍參與討論。

Copyright © 2016 社群氣象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