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歹徒才會流利講臺語,很低俗?

最近有一件對你我生活影響很大,但大家都不太在意的事。就是文化部舉辦的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公聽會,已經陸續辦了七場,將來還會舉辦一場全國性的公聽會

以前國民黨有父權宰制的思維,甚麼都要由上而下「大一統」,有計畫性地消滅所有臺灣方言。等到解嚴後,本土化變成政治正確,國民黨為了淡化自己的外來色彩,開始洗腦我們,語言只是溝通的工具,學校沒必要教母語;與其學母語不如把時間拿來學英語,才有「國際觀」。如今中年以上的臺灣人都還有小時候母語被打壓,族群尊嚴被教育體制及黨國媒體踐踏的記憶。最經典的就是洪秀柱在立法院用誇張的臺語唱「九條好漢在一班」的囂張模樣,十足顯露自己的傲慢與無知。這草包一生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選總統,以前各種潑婦罵街、秀下限從來沒在掩飾的。

正因語言不只是溝通的工具,它還是文化的載體,一個語言的消失,等同文化的死亡;而語言在臺灣又牽涉到族群身分認同與想像共同體的建構,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講母語」本身就隱喻一種政治上的反抗態度,於是許多鐵桿深綠一提到語言問題就會激動亢奮,臺灣語言跟政治的糾葛從來沒斷過。

這是3月1日以來,至4月16日為止,以「國家語言」為標題的網路聲量圖。照理說讓國家各種語言平等發展,制定國家語言發展法應該是價值正確的事,可是在網路上還是爭議不斷。

但更尷尬的是,民進黨出身草莽,絕大多數的黨工徒有熱情,無法理性地談文化議題,而且,其實也不在乎。臺灣的語言問題當初2000年阿扁執政時沒處理好,等到2016年重返執政,又凋零一代人了,年輕人的母語能力越來越低,甚至許多北部年輕人的母語已經是華語了,還談甚麼母語教育。如今臺灣除了本來就一直在危急狀態的南島語外,連佔人口七十幾趴的閩南語都被聯合國列為瀕危語言。而且年輕人用華語溝通講得好好的,對這件事也不關心了。

前陣子臺北市政府進行世大運防恐演習,其中一名歹徒持搶挾持一輛公車的乘客當人質,歹徒跟他妻子的對話以臺語演出,引起臺南市議員林宜瑾質疑這有歧視臺語之嫌。因為,這影片的問題不在歹徒能不能講臺語,而是為什麼只有歹徒講臺語?

事實上,臺灣社會確實存在對不同語言使用者的社經地位、教育程度的刻板印象。能流利使用英語的人被認為是比較「高級」的,再來是華語,等而下之才是閩南語等其他語言。這種刻板印象的形成其來有自,也不完全是國民黨教育的結果。

日治時期,大學教科書是用日文寫的,學校老師以「國語」(日語)授課,外來詞彙也以日文翻譯。當時臺灣知識分子透過日文吸收現代知識,當然讀這些書的時候要以日語誦讀、以日語思考。於是學歷越高的,日文程度越好,畢業後社經地位也越高。當時知識分子在討論較現代化的新詞彙或者抽象的、學術性較強的概念時,會以日語表達;生活中的詞彙,如去菜市場買菜,跟阿嬤交談之類的,則用自己的母語表達。

等到戰後,國民黨強行推廣另一套「國語」,所有的書變成要以華語才能誦讀,學術概念與外來名詞也以華語翻譯。也就是百年來,臺灣的閩南語、客語、南島語,缺少一個「現代化」的過程。這些語言既沒有與時俱進,創造新詞彙,使用場域也限縮在日常生活及家庭裡面,使用者的社經地位也較低。時至今日,不僅學術界研究閩南語的論文無法以閩南語閱讀,社會上也早已形成閩南語使用者比較低俗的刻板印象,然後有了世大運那場大家都講國語,只有歹徒講臺語,演員為了演好歹徒,還特別去練臺語,因為不講臺語就不太像歹徒的演習……

是以追溯源頭,改變這種社會現象的方法應該是以公權力介入,有漢字用漢字,沒漢字用拼音,儘速讓閩南語等語言有統一的文字,進入教育體制。讓下一代從小閱讀以母語書寫的教科書及文學作品,培養他們以母語流利讀寫、思辨的能力,才有機會讓這些語言超越生活層次,成為下一代的書面語與思考用語。年深月久,自然會有人以母語翻譯外來名詞,形容抽象的學術概念與城市生活,創造更深刻動人的新詞彙,寫出優秀的當代文學作品。幾十年後,或許有機會成為學術場域及高社經地位者普遍流通的語言。

是以筆者建議,政府不必有太多口號,以最快的時間制定統一的文字,編教科書,訓練教師,趕快投入教學。兒童一年一年在長大,教育沒那麼多時間可以等。這不會是急就章,因為相關研究早就成熟到爛了。當初扁政府為了幾套拼音系統吵老半天,吵到失去政權還是沒做,一晃眼就蹉跎了十六年,蹉跎掉一代人的歲月。如今的小英政府還要等多久?

您可能會有興趣

留點回應

關於本站

社群氣象台分析與觀察社群上的風暴,預測並且報導社群上的氣象資訊,希望藉由社群大數據的分析,讓企業與個人即時了解社群走向。 本網站以網路時事研究為主,舉凡選舉、生活、鄉民熱議話題、產業資訊、教育、 政策等話題無一不說。歡迎各方相關人士踴躍參與討論。

Copyright © 2016 社群氣象台 All Rights Reserved.